贝爷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荒野求生第一季

荒野求生第一季 第二集 莫阿布沙漠 【国语】

浏览量:82425

这次贝爷将在美国犹他州的莫阿布沙漠展示求生的必要技巧。莫阿布沙漠位于美国犹他州,离开这的关键就是找到科罗拉多河和格林河其中一条河。

荒野求生第一季【国语】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

这次我去的是美国犹他州的莫阿布沙漠,这一带属于北美洲最危险的沙漠,这里有严酷的烈日 以及各种毒虫野兽,每年至少有100次以上的救援行动,寻找受困的游客,在这我将为你示范如何从此处逃生。

这里是莫阿布沙漠,方圆将近3600平方英里,遍布峡谷岩洞还有陡峭的悬崖,每年都有上百万的游客来到这儿观光,但是稍不留神就很容易在这迷路,我这次将模拟一个类似的情况。
再过一会儿我就去到这个沙漠中,就像其他迷路的旅行者一样,这次我身上只带一个水壶 一把刀,和一个打火石,我将向你们示范如何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生存。

我们的摄像师将跟随我一起,直到走出这片沙漠,由于这儿上升气流很剧烈,直升飞机在这降落很危险,所以我下去只有一条途径,索降。目前距地面大约一百多英尺,即使是这样,我仍然能感到下面窜上来的热浪,下面简直就是个烤箱,我以前玩过索降,其实很危险,一不小心就是致命的。什么也不管了,得赶紧离开,直升机在这悬停很不稳定,我得把绳子解开,要快,终于搞定了,我们走。

我现在位于海拔4000多英尺,在一个称为“秃顶山”的石台上,这里实在是太荒凉了,而且非常非常的热,这里真是太热了,现在绝对有华氏一百多度。在这里最大的危险是中暑和脱水,而且这两种症状来的会非常快,在这种情况下,最好的建议就是不要四处走动,在一个阴凉处等待救援。但有时等不到救援,我就得自己想办法离开这,我知道有两条河流经莫阿布沙漠,科罗拉多河和格林河,找到其中一条河 就是离开这的关键。

这片沙漠遍布峡谷和干涸的河床,如果我下去顺着它们走,我应该能找到那两条河,最终走到安全的地方。植物生长是需要水的,如果能看到植被,说明附近就有水源,但是除了零星的灌木,我根本找不到大片的植被。

我发现远处有个峡谷,在峡谷的下面至少是阴凉的,通常峡谷下面也会有水,小溪汇成河流,所以那里是我现在要去的地方。但是现在对我来说要先从这石头上下去,但从这下去很不容易,这个高台是由一层层的砂岩堆积而成,一碰就碎很不结实,对攀岩来说下爬比上攀要危险的多。在这样的石头上攀岩,弄不好就会被困住,上不去也下不来,这种情况通常被称为“悬崖受困”。

28岁的攀岩者William McGinn当年就困在这种地方,精疲力竭,最后摔死了。

如果你确实困住了,当年在特种部队学过的一个技巧可以从15英尺的高度安全跳下,当你跳的时候两脚要并拢,膝盖微曲,落地的时候滚几圈,通过腿部和背部把冲击力释放掉。

现在是中午,沙漠中最热的时候,我得尽快跑去峡谷那边去遮荫,在华氏一百多度的环境中,每小时身体大约损失一升水份,这还是在不做任何事的情况下,暴露在这样的烈日下面时间越长越危险。人体最需要注意遮荫的部位就是头部的大脑,我学过一个简易的方法来做个类似遮阳帽的东西,我用这件T恤来示范,我要做的是顺着一个边切开,接着把它整个撕开,然后就得到一块长点儿的布,然后用它这样包住头,扭几圈之后把剩下的缠到头后面塞紧,用剩下的一段遮住脸,也塞到后面固定,这样我就可以遮阳了,我就不会被晒熟了。

我要告诉你们沙漠中的酷热有多危险,人的体温一般是华氏98度,当体温到了100度的时候,你就中暑了,这时候身体开始出现抽搐,以致最后昏迷。看看周围,你绝对能体会到大自然的残酷,这片沙漠绝对是地球上最严酷的地方之一,能够在这个地方生存绝对是太困难了。这一区域曾经是一片浅海,生活着各种生物,但是这都是两亿年前的事了,但现在这里每年的降雨量只有9英寸,曾经生活在这儿的生物都灭绝了。我可不想去和它们做伴,我走到峡谷这边了,因为下面很阴凉所以很有可能还有水。

我唯一的问题是要如何下去,希望能在这个峡谷中找到水 甚至是河流,这样我就可以顺着河最终走到安全的地方,但是首先我必须下到谷底。这一块儿峭壁很滑,而且两边的峭壁间隔太宽,无法跳过去,也许我可以用这个巨石爬到另外一边,在攀爬这种石头前一定要注意安全。这样的巨石有时候也很不稳定,表面的砂岩也容易碎裂,而且这离谷底也很深,犹他州的一个叫Ain Alston的攀岩者,曾经在攀岩的时候就被这样的巨石压住,为了脱困他不得不用小刀把胳膊切断。

攀岩的要点就是,攀爬时要让身体和岩石至少有三个着力点,尽你可能多用腿部的力量而不是用手。

我到了峡谷的另一边,但还是找不到能下去的地方,如果再不快点找到水我很可能会严重脱水,救援人员常说,在这儿迷路的人一般12小时后就无法行动,24小时就会死亡。目前,我已经过了将近5个小时了,终于找到可以下去的路了,这下面一定有水,峡谷顺着山的走势往下延伸,水也是顺着峡谷流下去,这也是我行进的方向。

莫阿布沙漠有上千个这样的峡谷,有些只有几英尺宽,也就是所谓的缝隙谷,在这的阴凉处温度比上面的沙漠能低20多华氏度。在峡谷中找水源的诀窍,就是看附近是否有大量的植被或者需要大量水份的植物,比如这种植物--柽柳。就这么一小丛,每天就能从吸取20多加仑的地下水,这是非常好的消息,这就说明附近肯定有水源。确实是有水,但是有个问题,这水不能喝,比如你看这只已经腐烂的松鼠,这水不是流动的,这是一潭死水,这样的水绝对不能喝。如果喝一小口,我都可能得病,一般来说顺着峡谷最后都能找到河流,所以这也应该是我要走的方向,但是我的路被这水给挡住了。回去绕路会很远,所以我得穿过去,这水可真够凉的,真想象不到外面是一片炎热的沙漠,但这里的水却冰冷刺骨,没办法,必须从这里走。

水里的温度大约在50华氏度左右,但是最危险的不是水温而是山洪,一百多公里外的降雨就有可能将树木砂石冲到这里。

几年前,12名游客就因此丧生,当时正是亚利桑那州的大峡谷暴发山洪,这里的峡谷被堵住了,被这堆木头堵住了,这就是以前洪水的把木头和其他杂物冲到这里。我无法从岩壁爬上去,因为太陡了,而且被水冲刷的十分光滑,如果你在这样的水温里呆超过两个小时,体温就会降到华氏95度以下,你就被冻僵了。这里实在是没有路过去,我不想游回去,如果你来到这样的峡谷中,而且被困在那儿了,有一个办法就是从下面游过去,但这十分危险,因为你不知道这有多长。如果真要游过去,技巧就是要多做几次深呼吸,而且要尽量慢,这样会尽量把体内的二氧化碳排出,而且还会减慢心跳的速度,然后就冲过去,记住一定要冷静。

我来试试,肯定可以过去,我刚才看到亮光了,如果再坚持五秒我应该就过去了,我要再来一次,一般人们可以闭气四分钟,但在这样冷的水里我连30秒都坚持不住。真的不是很容易,冻死我了,赶紧离开这,又憋气又游泳的,十分消耗我的体力,但是现在又有一个障碍,这里走到头了,而且没有出路。我在一个刚发过洪水的峡谷中,希望顺着这个峡谷走可以找到河流,最终可以走到安全的地方。

这儿的水温很低,而且还有死动物,但是现在又有个新问题,这里走到头了,而且没有出路,除非往回走或者爬上去,如果峡谷不是很宽的话可以用一种烟囱攀爬技巧爬上去,这个技巧本来是用于爬出水井的,这样很危险,得十分小心,因为这里很高,这种石头叫平滑岩,因为湿的时候会变得相当的滑,我穿的登山鞋也很抓牢,要是摔下去这可有大约34英尺高,这种攀爬的技巧就是,背部紧靠岩石,一只脚在前一只脚在后,这样不断的向上爬,要一直要保持前后脚的压力,只有这样,才能确保安全,那么,我把膝盖顶在这里,让我先休息一下,让血液流回手臂,这里的石头不是那么滑了,下面的因为是湿的,所以变成平滑岩,这样就好办多了,我可以很好的撑住,好了,我可以用我的手,握紧拳头,这样就可以当塞子用,只要能把手举过岩顶,我把手塞进去再握紧拳头,就可以支撑住全身的重量了。

我顺着峡谷河流的逃生计划看来是失败的,外面的沙漠太热了简直就像烤炉,而且我还没能找到任何饮水,在重新计划另外逃生路线之前,我必须躲避阳光,但是离的最近的阴凉处也在一小时以外的地方,或许我在那可以找到山洞,大中午的即使我包着头巾,仍然是热死了,必须想个办法让我的头部降温,我能做的是先把头巾拿下来,然后尿在上面,这有点恶心而且很难闻,幸运的是这里没人,也就没人介意,现在的尿很黄,说明我很久没有喝水了,但这样可以让我的头部保持凉爽,目前我的头上都快着火了,闻起来真够味,但是真的很凉快。

好多了,虽然头巾可以暂时遮挡住阳光,但是我得抓紧时间找个地方遮荫,能找到这个山洞真是令我舒心,但是进去之前我得小心检查下,因为其他的动物也可能在这儿乘凉,特别是蛇,因为如果它们在外面曝晒的话,它们就活不了,所以它们必须得找阴凉的地方呆着,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扔几块石头进去。周围一下检查,这个地方真不错,嗯,这没别的东西。

去年一个名叫Kirk Rogers的自行车手,进入到莫阿布沙漠,当时温度大约华氏一百度,他拐错了一个弯,最后迷路了。第二天,他的尸体在正常路线之外400米被发现,是因为暴晒导致的死亡,如果他当时能找到这样的阴凉处,或许就死不了。我得歇会儿,等不太热的时候再走,现在是清晨,一天中最合适行进的时间,我首要的任务就是继续寻找水源,早晨起来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,凡是你没穿的衣服或是脱下的,要把他们翻过来还要抖抖,因为蝎子喜欢躲在阴凉的地方。

必须赶紧找到饮水,水壶里的水没剩几滴了,有个办法就是听听附近是不是有昆虫的声音,蜜蜂和蚊子就喜欢呆在有水的地方,如果能找到它们就有可能找到地下水,我听见这个沟底有动静,这个地方应该是它们喜欢呆的地方,凉爽、阴暗、地面上还有些水汽。

听见附近有昆虫的声音或许周围就有水,这个就是我一直在找的,石头上的是矿物质沉积,说明周围有渗水,你能看见吗,这有从石头中渗出的水。你看,这儿有一小弯水,从这儿积起来,然后流走。如果我往下挖一点,把它垒起来防止水继续流走,几分钟之后应该就能存不少水。

现在就需要想个办法把水弄出来喝掉,我得找种叫沙漠蕨的植物,美洲土着把这个当管子用,因为它的茎是中空的,我可以用这个做个吸管待会用来喝水,我割开的时候得要十分小心,因为太用劲的话它就碎了,我要做的是在下面割一圈,上面也割一圈,这样折断的时候断口就不会碎了,这个很厉害吧。存了不少水,我可以用吸管喝了,这样的水有个特质,因为它是从石头里渗出来的,虽然看起来很浑浊,但绝对已经过滤干净了,我几乎可以肯定的说这个水比一般城市的自来水还要干净。

当你脱水的时候,一定要慢慢的喝水,如果你喝太快就有可能引起呕吐。真是太好,我喝了不少水,水壶也再次装满了,我现在得计划新的路线离开沙漠。首先要做的就是站在高处环视周围的环境,我要仔细的寻找植被,包括树和灌木,不知道你能不能看见,那边有一片植物,说明那附近应该有条河,在沙漠里有河的地方通常就有人,那看起来不算远,但是走过去要很久。

在我向那边进发前,我得先找点东西吃,我真的饿极了,得抓紧时间吃些食物补充能量。像这样的山谷,鸟类很喜欢在这儿做窝,希望我能找到一点,徒手捉鸟十分困难,但我可以找鸟蛋,鸟粪和羽毛说明附近有鸟巢,这里有个蛋壳,上面的某处绝对有鸟窝,看,这里更多,应该在那上面,上来吧,我找到的这个应该是石鸡的窝,这个蛋比较大,这个更像是渡鸦的蛋,渡鸦会做这种事,它们先把小鸟赶走,然后在它们的窝里下蛋。

不管是什么,我现在先吃一个另一个待会再吃,所有种类的鸟蛋都是可食用的,蛋壳还可以补钙,我太饿了,等不及就生吃了,但这样是有可能感染沙门氏菌的,所以另一个我得做熟了吃,现在太阳下面应该有一百华氏度以上,这应该是我去过最热的地方了,真香,这简直是我吃过的最香的炒蛋了。

我看到远处有河流,希望我有足够的体力支持到那,距离我看到的那条河还有大约1天的路程,但是路越来越不好走了,这样很容易在原地绕路,所以我要找一种植物来帮助我指明方向,看这个,这个是罗盘仙人掌,叫这个名就是因为它们可以指示方向。它们都是朝着南方生长,你看这就知道这里有多贫瘠,需要大约75年,这株仙人掌才能长到这么大,不能只看1株仙人掌就判断防线,如果好几株都是朝向同一个方向,那么那边就是南方了,如果我知道哪边是南方,我就可以向着河直走了,莫阿布沙漠只是盆地沙漠的一部分,美国北部海拔最高的沙漠,昼夜温差很大,夜晚温度接近华氏40度,热浪终于开始减弱了,上帝保佑。

几个小时之后会变得非常冷,我得找东西生火,当你在这种灌木附近走动,你必须非常小心,这些灌木丛中或许有蛇,温度越来越低了,我必须尽快生火,黄昏也是觅食的好时间,在莫阿布沙漠中大约有12种蛇,而且都能食用,我想试着捉一条做晚餐,我正找些能吃的东西,补充我在这里消耗的能量,白天蛇都躲起来,黄昏的时候它们就出来活动,和我一样找食物,喔,看这里,一条响尾蛇,大小正好,正适合我抓,抓蛇的时候,可以先用石头砸晕它,然后用棍子把它的头压在地上,最后把头砸烂,这个是条侏儒淡色响尾蛇,它叫这个名就是因为它身上的花纹很不明显,就像褪色了一样,很适合在沙漠里伪装,这种蛇有剧毒,对付它得非常小心。

听,这是警告,让我们离开,它现在盯着我呢,如果被这种蛇咬到而没有医治,很可能会死掉,面临这种生死关头,我必须杀了这条蛇才能活下去,但侏儒淡色响尾蛇是保护动物,今晚我要继续挨饿,蛇不是晚上唯一会出来活动的动物,山狮也会在这时出来觅食,虽然它们数量不多,但这里正是它们喜欢的环境,我现在首要做的是生起一堆火,不仅能取暖 还能吓走其它的动物。现在非常冷,我有一些很好的引火物,我在灌木丛那找了些柴火,我这还有随身携带的打火石,生火的关键就是,当小火苗出现的时候要十分小心,,当你孤身一人的时候,火能给你带来希望与力量。

我现在打开了摄像机,不知道你能不能听见,听见了没,这个绝对是,外面绝对有个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,也许是条响尾蛇,听,听,也许是条响尾蛇,也许是另外一种无毒蛇,这种蛇在穿过灌木丛的时候,用尾巴扫过木头发出声音,来伪装成响尾蛇,我不想出去轰它,但我也不想让它进来,爬过火堆旁,或许我可以敲敲水壶,蛇不喜欢震动,它们会避开震源,这样是告诉它,这里有人。和响尾蛇在一起,这个晚上过得很慢。

我在莫阿布沙漠找了3天的河流,最终迹象显示我已经离河很近了,我走进的这块植被很茂密,从灌木的浓密度可以告诉我,我还得走多远,这些柽柳和柳树都很喜欢水,它们告诉我 这附近有水,我到了,对岸还有个风车,希望风车附近会有房屋什么的,我确信,在莫阿布沙漠中有的这条大河应该就是科罗拉多河,美国最危险的河流之一,表面很平静但是下面暗流很强,每年都有游客被冲走淹死,在河岸边的水坑下还有流沙,牛仔在河岸边放牧的时候就对流沙很小心,因为牲口掉进去基本上就活不了,陷进去后它们就会挣扎,越挣扎结果陷的越深。

我来给你示范一下如何离开这里,我已经能感觉到我越挣扎陷的越深,如果你不小心掉到流沙里,你看,如果我挣扎的话,我就往下陷,脱离危险的方法就是你不能挣扎,试着抬高身体,慢慢挪动到流沙表面,然后转动身体,把手臂拽出来然后把左脚拉出来,然后学猴子那样爬出流沙,现在爬到流沙表面了,再来要学猴子那样爬出流沙,用这种方法可以穿过许多流沙,这就是我没法走过河的原因,我必须游过去,不然浑身都得这样恶心。

给我5分钟,对面的风车告诉我附近有人居住,但是我得先游过科罗拉多河,要穿过这样的河,就必须顺着水流的方向斜着游过对岸,河流很急,直接迎着水游过去是不可能的,水流比我想象的快,我已经被往下游推了很远,真希望这附近有人。我知道在莫阿布沙漠的河流沿岸散居着一些村落,在沙漠中有河的地方就肯定有人烟,我在这沙漠中的旅程可以说就要结束了,如果说我在这里有什么体会,那就是这篇贫瘠酷热的沙漠能迅速夺走人的性命,如果一个人的话,只有强壮的幸运者才有可能活下来。

说实话,我不觉得我多壮,实际上我快累死了,看来我是幸运的,我也确实应该回家了。

© Copyright 2015 提示:如果你喜欢贝爷网,请及时收藏本页或者分享给他人~

快捷导航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