贝爷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荒野求生第一季

荒野求生第一季 第七集 非洲肯尼亚草原【国语】

浏览量:50154

这次贝爷将在非洲肯尼亚草原展示求生的必要技巧。在这里野生动物很多但是一转眼就会身陷绝境。

荒野求生第一季【国语】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

这次我的挑战是跳伞进入肯尼亚北部,每年有几百万游客来到肯尼亚旅行,但他们不知道在这里一转眼就会身陷绝境,我要向你展示,在这里求生所需要的技巧。

我正位于肯尼亚北部,热带草原的2000米上空,每年有超过200万人来到肯尼亚,领略大自然的原始之美,许多游客搭乘热气球,观赏肯尼亚的野生动物,最近有只气球坠毁,造成2人死亡11人受伤,幸存者被困在一片荒野。那里每年大约有70人,遭遇野生动物袭击身亡,我要让自己,像他们一样在这里迷失方向,向你展示如何在自然界,最危险的地带之一求得生存,我只带了一把小刀,一块打火石,一只水壶,一个摄制组。

上一次我在非洲跳伞时,把脊骨摔成了三截,所以这绝非易事,但我必须跳,我下去了。看来会是一次快速着地,胳膊撞了一下,我跟你说,在这儿,我处于非洲食物链的最底端,周围所有的食肉动物,都能看见或闻到我。我得赶快离开这个地方,我得把降落伞脱下来,这上面有好多东西,我可以用来求生,能够帮助我,但在现实当中多数被困在这里的人,身边什么东西都没有。

肯尼亚是大约,3000多种野生动物的家园,所有这些动物,都自由地在像这样的热带草原上游荡,其中有些是世界上最凶猛的食肉动物。

现在是正午,天气极度炎热干燥,最先让你感觉不妙的,是一股霉臭的动物气味,这些是狮子的脚印。瞧,你可以看到他的边,对,过来,瞧,这个甚至更清楚,好家伙,这些是大脚印,这里至少有一头狮子,这是他们理想的捕猎场地,瞧这个,你看,这是它脚掌的压痕,这是它的爪子,这个脚印还很新鲜,看得出来是最近留下的,因为就算在这么软的沙地上
还是能看的很清楚。

通常你最危险的时候,就是当他们在保护幼崽,或是无路可退或是跟你不期而遇。在这样的地形中我最担心这个,突然遭遇到他们,比如如果他们正在交配,没人喜欢在那个时候被打扰,而在非洲这里呢,事实上到处都有吃人的狮子,人们常在这儿陷入困境,我们的车子坏了,只能丢下车子,冒着被野兽袭击和脱水的危险步行。

徒步旅行日益普及,也导致了游客,遭遇野生动物后造成死伤的事件,如果你在这里迷失,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到一个明显的地标,或是一个固定的目标点,对我来说就是那座高山,在他的山顶,我看到有条冰川,那里融化的雪水会变成小溪或是河流,而河流意味着会有农场,村庄和人群。

太阳正朝西面移动,这就意味着,我前面那座山差不多是朝南的,大概有48公里远,但现在我得先处理一些更紧迫的问题,开始的劲头冷下来了,我看到这儿有个伤口,大概是着陆时弄破的,这可不太妙啊。在非洲,像这样的伤口可能会迅速感染,它往往会导致发烧,让你更容易受到食肉动物的攻击,所以现在我需要三样东西,我需要水,要找到东西包扎一下伤口,还要找到高地弄清楚自己的方位。

我身边到处都是野生动物的踪迹,前面有几头大象,我不确定有多少头,看上去像是拖家带口的一群,大型食草动物,比如大象,野牛或是犀牛,受到打扰时也会要你的命,我对这些家伙要非常的小心。大象是非常聪明的动物,但在保护幼象的时候也会很谨慎,这头年轻的公象他已经看到了我,这个位置实在不是很安全,但是他转身走了。

事实上,大象攻击在非洲是很常见的,就在几年前,有一位女士参加野外旅行,他们就遇到这样一个象群,有一头大公象跑出象群冲向她践踏她,致使她身受重伤而死亡。

我肯定她正在观察我,我试着远离象群,表示我并没有恶意,但现在他们正在向我挑战,那是象群的领头母象,领头母象总是走在象群的前面,随时准备出击,他现在不太高兴。每次我试着绕过去,他就会把我逼退,现在他们都停下了脚步,转过来看着我,你看,他刚才摇了摇头,这是在告诉我,他很生气,不过看来他们要朝那边走了。不,他们过来了,他们朝这边过来了。伙计们,你们得往后退一退,他们正在估计我们的实力,不过我跟你说,我可不想和他们这么干上一仗,我要往那边走,你可以看得出什么时候大象准备攻击,他们会经常用耳朵拍打自己的身体,并卷起他们的长鼻,如果出现这种情况,不要只往一个方向跑,而是要向左或右急转弯,由于大象视力很差,他可能会从你身旁一路向前冲,遭遇过他们之后,我比任何时候都想到达那块高地,看看在我跟那座高山之间还有些什么。

我要设法,爬上前面那片乱石嶙峋的岩层,它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制高点,让我看清所有的周边地区,弄清我的方位。看看我能不能瞧见什么显着的地标,或者是河流消息什么的,让我能够找到水,但攀登这些岩层,绝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,我现在的设法从这岩石表面爬上去。

从前我们爬山时我父亲总是说,你永远不知道山有多陡峭,知道你真正跟他们接触,我看到这儿有一道裂缝,从中间一路延伸到顶,但是攀登他很讲究技术,岩石很光滑 而且几乎垂直,但是我可以使用一些裂缝攀登技巧,在这儿应该会很管用,攀登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平衡,始终把你的体重压在岩石表面,然后用你的腿部力量把自己登上去。看,这里有一条鼓腹巨蝰,瞧,你能听到他正在鼓腹吹气,你可不想撞上这样一条蛇,这是世界上攻击速度最快的蛇。

我正在肯尼亚的广阔原野,向你展示如何在此生存,但眼下我正面对着非洲毒蛇中最致命的一种--鼓腹巨蝰。这种毒蛇在非洲杀死的人比其他蛇都要多,如果被这条蛇咬中,有没有抗毒血清,你只能活一天。就在这儿,瞧,他看见我了,他不喜欢这样,他们很危险,并不是因为他们攻击性强,其实他们动作迟缓又肥又懒,问题在于,当你靠近的时候他们可不会让路,他们喜欢这样躲在草丛里晒太阳。

他们隐蔽的让人难以发现,人们在非洲走路经常会绊到他们,无意间引来一场杀身之祸,他们的毒液足够杀死六个人,我得跟这家伙保持足够远的距离,这条大概90到120厘米长的鼓腹巨蝰,能在不到一秒内,攻击他们身长范围以内的人,所以我不会去冒险,一旦我到达那个岩层的顶部,就能知道这地方的位置,更重要的是寻找水的迹象。

小心手抓的地方,我能看到几公里以外,看来还得穿越不少开阔地,不过也有件好事,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,这个山谷你可以看到就像一个河床,穿过那里,那是我找到水源最好的机会了,但我必须等待,为了保存我现有的水分,我得躲开太阳,我在寻找庇护所的同时,也在寻找肯尼亚的马赛部落人常用的某种东西来治疗我的创伤。

这就是我要找的,这棵芦荟,这种植物非常奇妙,由于它的药用价值,世界各地都在用他,有缓解作用,摘一片外面的叶子下来,它可以帮我治愈这个伤口,你可以通过他管状的花朵和厚厚的,带有锯齿状边缘的叶子加以辨认,他们有基本的消炎作用。我要做的就是像这样从中间一剖为二,然后呢我要做的就是划几道,让芦荟汁流出来,拿这些全都涂在我的伤口上,它可以起到很好的消炎作用,防止伤口被细菌感染,清洁完我的伤口,现在我要找个地方凉快凉快。

看,这里有些踪迹,这肯定会引向某些地方,对,瞧这个山洞,但在这儿要小心一点,好了,进来吧,不错,这是个很棒的地方,可以阴凉一下。可话说回来,我并不是唯一有这种想法的生物,这又一些犀牛脚印,甚至还有一堆干野牛粪在这里,犀牛和野牛地盘意识很强,他们会杀死入侵者,而且我知道这附近还有狮子,所以我得把那个入口堵住,就算最基本的栅栏,也足以把野生动物拦在外面。

这只是一些刺槐枯枝,我把它拦在这儿,这是一种古老的马塞族方法,刺槐最棒的地方就是他那针一样尖利的倒刺,对任何潜在的闯入者都是个棘手的麻烦,万一有哪只野生动物穿过了我的栅栏,我得准备第二道防线,我用小刀,把一根棍子做成一只原始长矛,他就成了一件很好的武器,扩大了攻击范围,万一需要呢,我可以用它来保护自己。

洞里的温度比外面要低11度,在里面休息几小时,我可以躲过最炙热的阳光,但现在我要找些水喝,这样才能继续朝那座山前进,在那里应该能够找到河流和人烟。

现在大概下午三点,白天的热量正在消散,已经凉快多了。由于我们靠近赤道,天黑大概会在七点左右,该出发了,我要走到这个山谷的谷底去寻找水源,这不是,不是我要找的那种喷涌的急流,太让人失望了,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喝的,我说的就是这个,这里只有这么一个死水潭,还有,你瞧,一只死乌龟,这是一个明显的迹象,说明这里的水根本不能喝,这里面很可能有寄生物,那上面长了芦苇,里面往往隐藏着血吸虫,那是一种很厉害的寄生虫,会让你严重腹泻。

我的问题是天仍然很热,我现在有一点脱水 头开始痛了,小便也开始变黄,我得找到一个比这更好的水源,要好好计划一下,在炎热的气候条件下,如果你在白天的酷热中走路而没有水,如果你在白天的酷热中走路而没有水,可能坚持不到四小时,但如果你面临这生死抉择,有位老护林员告诉过我一种生存技巧,如果你被困在这里,根本找不到水源,你还有一种选择,就是喝新鲜大象粪便里的液体,这确实是很恶心,但是可以救你一命,这是迫不得已的办法,这种水里可能存在有害细菌,但如果你实在没水可喝,它可以帮你争取一点时间,这是我喝过的最难喝的东西。

你看这片土地 完全没有任何的地貌特征,我在寻找动物的踪迹,他会带我找到水源,瞧这儿,事实上,你可以看到这里有些动物的踪迹,他们都通向山谷的下面,还有,你看这儿,他们就像箭头,好像都汇聚到一点上,就像是在指引那条路能找到水,但这些可能是旧踪迹,而现在是旱季,很多水塘都干涸了。

这是一个很好的水源,瞧,水在流淌,而且看起来很清澈,这就是那种动物都会来喝水的地方了,你看,好家伙,看这儿,瞧,这就是我说的,你瞧,这些是这些是狮子的脚印,这些狮子很擅长伏击捕食,我必须站直身子,不能弯下腰来,这很重要,我要蹲下,等于说我是猎物,所以说我要赶快把这个水壶灌满,好了,现在该离开这个地方了。

我建议你,在喝水之前一定要把水煮开净化,但那需要时间,而我还想继续赶路,所以补充了水分,并安全脱离了水潭边的危险之后,我继续向南走朝那座山进发。我已经有了水,但如果你没找到,在酷热的白天,你在日落之前就会因脱水而全身无力,但如果你在白天休息,晚上赶路,可以支撑两倍的时间,而那就是我要做的,但问题是,晚上也是食肉动物最活跃的时候,在特种部队服役期间,我们只能在夜间行动,如果你也这么做,那就有必要了解一些生存技巧,尽管是在夜间,我们并没有太阳来指引方向,但是我有月亮,正如太阳从东方升起,西方落下,月亮也遵循,基本上同样的轨迹划过天际,今晚的满月看起来很大,我已经观察到,他慢慢地越过我上方的天空,也就表明,他前进的方向就是西方。

我要往南走,就是这边了,在晚上前进,你永远不知道外面有些什么,必须调动你所有的感官,大概要过45分钟左右,才能够适应夜间视力,但是一旦你适应了,特别是在这样的月圆之夜,那么就跟在白天走路一样了,当你适应夜间视力之后,要注意保护它,万一你必须打开手电筒,查看地图什么的,最好闭上一只眼,还有,如果你想要仔细的看某个东西,就用你眼角的余光,你的周围视觉比你直视,正前方的聚焦视觉要敏感得多,这是早期人类想出的一个好办法,可以在这样的地方,保护自己免受食肉动物的伤害。

有个东西在我前方悄悄移动,挡住了我的去路,一头落单的大象,伙计们,往后退一点,这头大象离我们很近,我根本没听见他过来,他们走路实在太安静了,他的视力在夜间不是很好,但他的嗅觉还是很灵敏,如果他闻到我的气味,很可能会发起攻击,我可不想让这家伙看见,因为我在夜间很容易会遭到攻击,我不想让他朝我冲过来,咱们就等他过去吧,好 行了,我们走。

夜晚在热带草原走动充满了危险,不管做什么事,你都要做到心里有谱,并且确定这么做绝对有必要,初升的太阳照亮了我要去的那座山,我希望在这里,能找到一条河流以及文明的迹象,昨天晚上真是漫长的一夜,但是现在呢已经是黎明了,看到太阳真让人高兴,好像给你注入了新的能量。

那座山就在前面,现在他已经离我很近了,我估计大概还有16公里的路,这座山好像已经近在咫尺,但我还有很多路要走,我得赶在天气变得太热之前,走完尽可能多的路,但就在我开始动身的时候,我有了一个奇妙的发现,来看这个,这是一个巨大的旧火山口,我在火山坑底看到了一些洞穴,他们可能是人造的,从这样的鹅卵石表面下去,最快的办法是在上面滑行,你要把脚后跟插进去,然后用双手保持平衡,一路走之字形下去,好快啊,我八成把半座山的灰都吸进去了,我的手体无完肤,可是我下来了。

这地方已经荒废了很久,我并不吃惊,这个火山坑真是个大火炉,这里甚至比上面的草原还要热,我原以为有居住的迹象,其实只是被遗弃的制盐作坊,但至少这儿会有我能用的东西,这玩意外硬内软,你看这一块,他看起来就像是沥青,不过其实这是盐,这可能不是那种,你在餐桌上用的精致的盐,但确实是盐,如果我掰一点下来的话,可以用这些粗盐,来帮助治疗的我伤口,他能够代替我,由于一直出汗而失去的矿物盐,万一你拉肚子的话,它还能够起到电解质的作用,所以说我再多拿一点这个带走。

进入这个火山坑相比出去要容易得多,我折腾了这么一圈,只收获了一带盐,当我在火山坑的时候,看来草原上的食肉动物也忙的不亦乐乎,那些秃鹫是个明显的信号,有什么东西成了猎物,他们没准也会成为我的美餐,但当我朝他们走过去的时候,发现了别的东西,蹲下,那儿有一头格里芬犀牛,白犀牛,能够见到他真是不可思议,他们离我这儿大概有个50米,我必须得非常的小心,你永远都不可以低估犀牛。

我听说一堆南非的兄弟俩,被一头大公犀牛攻击,被它用角顶,又被践踏,伤的很严重,但他们最后还是被救了出来,用救护飞机送出去了,他们能够活下来真是非常的幸运。

看,你可以看到,那两头犀牛,已经摆出了一种防卫的姿势,他们把背靠在一起,把脸朝外,那是给我的第一次警告,我离他们太近了,他们对我还是吃不准,这个警告动作表明,犀牛在权衡,到底是跟我打一架还是跑开,我正在他们安全范围的边缘,只要我朝他们再走近一点,他们就会冲过来,但跟大象一样,万一你必须面对这一头犀牛的攻击,你可以采取某些手段来自救,如果他们转身朝我冲过来,我要做的就是让自己保持冷静,不要跟他们赛跑,因为我不可能跑的过,你必须稳稳的站住,面对他,保持冷静,在撞上的最后一刻跳到一边,然后再找个掩护,瞧,你看他们开始朝我这边过来了,好吧,我们得找路绕过去。

我离开了他们的安全范围,这下他们高兴了,慢慢的走开,之前看到的那些秃鹫,现在落到了地上,离我很近,当我逼近时,他们本该飞起来,但他们没有,那只说明一件事,看那边 看到了没有,那些秃鹫,他们把自己填的太饱,甚至都飞不起来了,在小山上摇摇摆摆的走着,这就是那些秃鹫在寻找的,你瞧,这有一匹死去的斑马,绝对是被狮子所捕杀的,你可以看到狮子就在那儿扑到了它,吃掉它所有的肉,所有的内脏,给天上盘旋的秃鹫留下了骨头和皮,这么近地看到它,真是不可思议,这样的猎杀,对幸存者来说可能意味着食物。

,有些办法可以让你辨别,他的肉是否能食用,秃鹫是第一个迹象,因为他们只吃新鲜的肉,还要检查一下有没有蛆,没看到蛆,意味着这次捕杀,发生在几小时前,而不是几天前,而如果尸体发出恶臭,还是走吧,但这些肉很新鲜,是很棒的蛋白质来源,它的皮真的是好硬啊,但是你看它下面的东西,我得把皮撕下来,这就是我在这里,能够找到的最新鲜的肉了,尽管它吃起来并不是那么的美味,但这是我得到蛋白质最好的机会。

事实上,这是许多早期人类使用的捕猎方法,其实他们并不是好猎手,其实呢,他们更擅长食用腐肉和采摘浆果,也会坐收渔利,寻找狮子的残羹剩饭,这块真难吃,我要留下这块肉的最后一点,尽可能留的多一点,我想可以留到下一个小时吃,就放在我的口袋里,在变质之前把它给吃了,最后一块,太棒了。

不知道你能不能看见,但就是在50米远的地方,在那片灌木丛里有一群狮子,好象是两头雌狮和它们的幼狮,在那儿躲避太阳呢,但是我必须得非常的小心,这些雌狮对它们的幼狮保护心很强,所以我得保持更远的距离,它们一秒多钟就能够冲出20米,快得难以置信,它们的爪子极其锋利,一掌下去,就能够给人开膛破肚,大个的雄狮,要是攻击你,朝脖子上只要一掌,就能够把人的头给拍下来,如果它真的来袭击我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站直身子,张开我的双臂,发出很大的声音,拍手,基本上就是虚张声势,因为你不可能跑赢它,它们的本能就是追逐,狮子喜欢追逐,它们情不自禁,如果你逃跑就会被它们追逐,那你就死定了。

你们听,你们听,好,时间到了,伙计们我们快走,没错,继续前进,我正向南走,目标是那座山。如果你在野外迷失,通常的建议是找到一条溪流,它会带你找到一条河,沿着河往下游走直到找到人群,这个办法在任何地方,都是奏效的,除了在非洲,因为这里经常发生的情况是,你顺着这些小溪和河流走,他们流啊,流啊,然后就消失在了大地上,进入这些蓄水层,最后呢你一无所获,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,会让你感觉很泄气,所以在非洲事实上最好的建议就是,跟通常情况截然相反,朝上游走,一路去寻找水的源头,直到你在这个方面找到某种文明。

随着这座山离我们越来越近,我即将进入此行的新阶段,这个地方好像更近了,看上去好像,好像更青翠,从这儿开始,最终应该能够把我带到,那片丘陵地带,同时,这些黄色的金鸡纳树,也是很好的指示物,表明我正在水源附近,事实上呢,那边的狒狒也是证明,它们走势出现在优质水源的附近,我要做的就是设法找到这个水源,然后跟着它进入山区,另外狒狒也是个很好的迹象,表明附近没有大型食肉动物,所以我希望能在这儿好好休息,我差不多已经走了大半天了,老实说呢我现在已经累坏了,我得找个地方好好躺下来,休息一下,这个地方就不错。

这儿很靠近水源,问题是在水源附近,会有蚊子的,我在找一种植物,在这儿很常见,那就是鬼针草,是一种很好的杀虫剂,找到了,就是它,只要摘一支直接把它放在火上烧。你可以通过边缘粗糙的椭圆形叶子认出鬼针草,它会长到约30厘米高,当它开花的时候,花瓣的粉白相间的,它可以帮助你赶走蚊子,蚊子是非洲最大的人类杀手,因为它们会传播疟疾,只要有它就不怕了,疟疾每年要杀死100万非洲人。

这儿有条小溪,不算太大,但它至少表明我已经来到了有小溪和河流的地带了,我希望这些溪水河流,能把我带到上游,找到人烟,这儿还有更多鬼针草让我放在火上烧,作为驱蚊剂,天已经快黑了,我能找到的最好的庇护所,可能就是这棵树了,有它至少我可以离开地面,这样我就不会被大型的动物踩到,或者是被鬣狗之类的小动物咬到脸,在上面我应该可以美美地睡一觉。

我用打火石,试着点燃一些干的大象粪便,把它当作引火物,它应该可以烧得很旺,好了,着起来吧,点着了,有个小火花,晚上这里的气温可以降到摄氏七度,在丛林里点一堆篝火 不但能取暖,也可以吓跑食肉动物和其他动物,而且应该可以帮我防蚊子,但点燃大象粪便并不总是那么容易,我跟你说,大象粪便的味道可不是那么好闻啊,我要做的呢就是放上这些鬼针草,我可以折一段这个下来,把它放在篝火上面 等它燃烧起来,就会成为很好的驱虫剂,我希望这些烟雾还有香味,会往上飘到我睡觉的这棵树上去。

我的计划是跟着一条河往上游走,在世界上其他地方,我都会顺流而下去寻找人烟,但在非洲整条河都会消失在地下,所以我要向上游走,朝着山上那肥沃的山坡前进,这条河从这儿开始蜿蜒流淌,形成这些大回环,我要找个地方传过去,这样呢就可以缩短我前进的距离了。

那个声音我肯定不会听错,河马,它们是非洲最凶恶的杀手之一。如果我进入那条河流,试图穿过它,结果很可能就会死在这里,原因就是那些河马,它们是极其危险的动物,公河马地盘意识极强,母河马对小河马的保护意识也很强,对人来说最糟糕的地方,就是被夹在河马跟水之间。

有一位澳大利亚女士,被夹在河马跟水之间,河马发了疯一样朝她冲过去,把她抛在空中,践踏她,活活把她咬死,那是他们对我的警告,让我后退,那是它们对我的第一次警告。在上游800米远的地方,情况看起来要更乐观,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过河的好地方,这里水流速度很快,而且水很浅,在这么浅的水里很少会发现河马,这儿可能是我穿过这条河的最佳选择,河马喜欢更深更平静的水域,能容的下它们那庞大的身躯。

这地方实在是太滑了,我一定要小心,别被冲到那些深水区里去,这儿小心,伙计们,好,我们过来了,我随着河逆流而上,来到这座山较低的山坡前,周围的一切都在提醒我正置身于一场旷日持久的生死搏杀之中。

过去两天 我一直在跟炎热的高温做斗争,而现在寒冷却成了最大的困难,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什么,嘿,瞧,瞧,看这些,你没瞧,这些固定的绳索通到上面,有什么东西,看上去像是缆绳或者是滑轮。瞧,你甚至能看到有个篮子,这可能是当地农夫,在这些峡谷间运送给养的一种方式,你看 这是第一个迹象,表明这附近可能会有人,这些绳索像是那个滑轮系统的一部分,只是脱节了,但是我得弄清楚这根绳子够不够结实,只有一个办法能够测试它,我要爬爬看。

从这儿到峡谷顶部超过30米,要用这些绳子爬上去,我只能用最困难的爬法,两手交替上升,这里没有太多的技巧和窍门,只需要力量和信心,还有永远不要往下看,那就是我期待的,几个小木屋和某种形式的人类文明。

这次的经历让我了解到,非洲是个充满了生命的地方,它们注定要为生存而挣扎,有些生物能够活下来,而有些就只能死,但在这里生存的关键,就在于理解这些动物,并且像我们共同的祖先一样,多动脑子,让自己占据食物链的顶端。

© Copyright 2015 提示:如果你喜欢贝爷网,请及时收藏本页或者分享给他人~

快捷导航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