贝爷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荒野求生第一季

荒野求生第一季 第九集 无人荒岛【国语】

浏览量:192493

这次贝爷将在夏威夷的无人荒岛展示求生的必要技巧,这里虽然风景如画,却隐藏致命危机,食人鲨鱼,让太平洋成为高危险地区。

荒野求生第一季【国语】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

现在我的挑战是在太平洋的无人荒岛上求生,每年有数千人在太平洋遇难,我将为你示范必备的求生技巧。

我在太平洋上空6千3百万平方哩的海面上,有3万多座岛屿其中有许多无人荒岛,虽然风景如画,却隐藏致命危机,惊涛骇浪,暗潮汹涌,食人鲨鱼,让太平洋成为高危险地区,如果你在海上遇难,你心须懂得求生技巧,我会和海上的遇难者一样,不着救生衣落海,随身只有小刀,衣服和摄影小组,我的任务是抵达其中一座岛屿,再设法从岛屿回到安全地带。

风似乎正好把我吹向那座岛屿,我们离那座岛屿只有2哩远,但我担心的是这里的水流,不知它们会是助力还是阻力,最近有3名孩童在游艇翻覆父母双亡后求生成功,他们先是紧抓着翻覆的船身6天,接着被迫游了5哩远,穿越鲨鱼成群出没的水域抵达无人荒岛,他俩靠喝雨水,吃浆果存活了一星期,最后终于获救。

如果你身在大海离岸又有数哩之遥,最重要的是节省体力,当你必须长距离游泳时,最有效率的方法是侧泳,以节省体力应付岛屿四周的海浪,太平洋群岛向以波浪汹涌着称,因而我们马上又面临一个问题,如何上岸。

海浪和水流如此强劲,要靠近岩石难如登天,激浪打向岩石再问外弹回形成强大的离岸流,美国每年有150人因离岸流而溺毙,他们惊慌失措,试图逆流前进,因而体力迅速耗尽,最好的办法是与海岸平行前进,直到摆脱离岸流的拉力为止,这时就可游向岸边,利用蛙式让头部浮出水面,找寻最佳出水地点。

我终于上岸了,但我需要水,食物和避难所,我必须先在岛上探索一番,找寻可利用的天然资源,但岛上这一带峭壁环绕,我是登山老手,有些基础攀岩技巧能及时用上,先找出攀爬时着力点最多的路径,用手摸索方向,用脚出力,登山经验不足的人很快就会疲惫,因为他们单靠手臂往上攀爬,这里的景致有如天堂,但即便是天堂,没有食物和水也无法存活。

从这个有利位置可以看到海滩,那座海滩似乎不受强风侵接,我还看到提供食物的椰子树,我要朝那座海滩前进,但在这种地带必须提高警觉,茂密的林下植物间可能藏有岩石裂沟,要爬下这座山谷似乎不太可能,放眼所及尽是陡峭岩壁,但我发现这棵榕树,它的树根沿着岩壁生长直达谷底,我可以利用这些树根往下爬,这一段不好爬,往下爬比往上爬困难得多,因为看不到手脚的施力点,但老办法依旧可行,你必须放轻松,慢慢来,确定手脚着力点稳固再移动,你或许已经踏稳千步,但一失足就会成千古恨,要紧的是,在树上要保持叁点不动一点动,千万别让自己单手吊在树上,这次攀爬的困难之处在于,有树根生长的地方,峭壁上的岩石就桓易碎裂,我的手臂又酸又痛,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了,但我下来了,我在丛林里了。

我的目的地是早先看到的海滩,但茂密的林下植物 容易让人迷失方向,你瞧,你看这些竹子,这种植物非常棒,竹子的用途广泛,可以建造避难所,做成鱼叉,以及其他求生必备物品,我要带走一些竹子。

你瞧!这里绝对值得我冒险攀爬下来,这个地点太好了,比我上岸的地方隐蔽多了,适合当栖身之所,我应该也能在这里捕到鱼,现在的问题是我能找到水吗,太平洋上有3万多座岛屿,其中有许多是无人荒岛,受困在无人荒岛上,可能有人正在搜寻你的踪迹,要确定搜教人员能看到你,你必须淮备所谓的火光信号,我希望火势愈大愈好,但又具备极佳的易燃性,火才能烧得又快又亮,我要用这一堆枯松针来生火,以枯松针为引火物,然后再用大片的干枯椰叶,在枯松针四周搭成叁角架。

我现在不会点燃火光信号,我先做好淮备,等看到船只或飞机才会引燃,另外还淮备几片新鲜椰叶,把它们铺在四周,这些叶片不但能挡雨,让信号火堆保持乾燥,点燃后还会冒出浓烟,如果白天有人经过浓烟会派上用场,但我现在必须另外生火,并让它持续燃烧,这样才能随时点燃火光信号。

我示范的生火方法叫火犁法,在太平洋群岛十分常见,遍布玻里尼西亚的朱槿,最适合当作火犁及其底座,因为朱槿含水量非常低,不妙,汗水从鼻子滴进底座,这是第二次了,我又得从头来过,我试着让汗水滴在左边,加把劲,就快着了,利用木柄来回摩擦底座凹槽,刨出的木炭屑,可点燃引火的乾枯椰子,你瞧,有火苗了,如果把木炭屑放进引火物,应该就能点燃,有了,我们有火了。

在这里保暖不成问题,但烈日灼身,加上长期承受风吹雨打会危害健康,我要搭盖一座简易避难所,朱槿是非常实用的树木,在太平洋群岛沿岸随处可见,心形树叶是一大特徵,光滑树皮最适合做捆绳,我通常会把避难所盖在阴凉处,但在这里的优先考虑,是要让空中搜救人员看得到我,现在用树皮纤维系紧木架,第一层放上乾椰叶,乾椰叶随手可得毋需耗费过多精力,接着放上防水性较佳的新鲜叶片。

在求生过程中身心同檨重要,有时下水游个泳也能提振士气,通常这类岛屿无人居住,原因是岛上没有现成的饮用水,要喝水最好就是去摘椰子。

椰子就在上头,问题是它离地约有35到40尺,要摘到椰子可不容易,爬椰子树有个技巧,重量要放在与树干接触的趾腹上,手脚交替移动往上爬,你的大腿必须要很有力,如桌你擅长骑马爬树应该不成问题,但我才爬一半大腿已经又酸又痛,椰子或许是遇难者的救星,但也是杀手,每年都有人因椰子砸中头部而死,普通大小的椰子重约2磅,落地时可产生1公斤的力道,这就是我的目标,绿色椰子比较新鲜,它富含水分,比落在海滩上的棕色老椰子水多,绿椰子的营养也较多,但我只能靠扭转的方法摘椰子,应该快下来了,要成功了,掉下去了,太棒了。但要爬下椰子树却比想像中困难痛苦,这封男人而言简直是种酷刑,有了。

椰子富含钾,钾会随着汗水流失,太好喝了,它也含有维生素C和碳水化合物,能有效补充体力,难怪玻里尼西亚人稻之为生命之树。

我知道2005年有位海啸生还者,被人从无人荒岛上救起,他苦撑了25天,就单靠椰子存活,这证明椰子的确可以救命。今年稍早,2名船员在船沉之后在一座岛上生存7天,他们紧抓着漂浮的残骸过了一晚,之后被冲上无人荒岛,岛上没有淡水,他们仅靠椰子和贝类维生,7天后2人终于获救,因为飞机经过看见求救旗帜,但若是搜救人员迟迟未出现呢?

我在岛上迈入第2天,如果遇到这种情况,接下来就必须设法觅食,我要到海上碰碰运气,首先得做支鱼叉,这根竹竿是我的材料,为了避免竹竿裂开,我得用更多朱槿树皮将它扎牢,现在劈开竹竿一端,然后小心地插进树枝,这样就能削成4个尖头,鱼叉愈锋利愈容易捕到鱼,如果我需要自卫它也能派上用场,因为这一带也是鲨鱼的猎塌。鱼叉已经很锋利了,我已经尽力做出最棒的鱼叉,海里的鱼何其多,看我能不能得手,但这么做有风险,有些鱼有毒,有些鱼会攻击人。

千万别把手伸进暗处缝隙,凶恶的海鳗会攻击视线内的东西,也别想把牠们吃下肚,海鳗会引起鱼肉中毒,这是美国最常见的海产中毒,我只能憋气几分钟就必须浮上水面,人类是最不会憋气的哺乳动物,但我不能放弃,饱餐一顿可以大量补充我的体力,那只海龟会是一顿可口大餐。但在1970年代晚期,他们被列为濒危绝种物种,因此万不得己的时候我才会吃牠。

我在下面快没气了,但我憋气的时间已经比刚开始长,我必须练习慢慢延长憋气时间,但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鲨鱼,幸好只是高鳍白眼鲛,当地最不具攻击性的鱼类之一,但牠提醒我附近可能有其他鲨鱼,我最好尽快上岸,但我不打算放弃,不论何种求生情况都不能轻言放弃,如果此路不通就另做打算。

我要尝试使用太平洋群岛居民的传统方法,我在找一种可以让鱼中毒的植物,块茎植物在太平洋群岛十分普遍,叶片呈特殊椭圆形,生长在海滨,它的毒素在根部,我只取新鲜细小的根部因其毒性最强,退潮时,鱼通常会困在潮池里,我把块茎根部捣碎,榨出油汁,这个方法很棒,只要把根部捣碎,在水里晃几下,不出几分钟中毒的鱼就会浮上水面,块茎植物和根系含有鱼藤酮,数千年来原住民都用这种天然毒素捕鱼,鱼藤酮对人类没有影响,因此捕获的鱼皆可食用。

真棒,有8条鱼,这就是晚餐,既然捕到鱼,我得把鱼煮熟,我打算用”意姆”烤鱼,”意姆”是夏威夷传统土石烤窑,我一直想尝试这种烹调方法,但始终没有时间好好体验一番。首先像这样挖一个坑,接着用我先前做的巨型镊子酷吧,夹一些石块放进坑里,石块现在很烫,石块可以把鱼慢慢烤熟,但我要先把鱼包好,石块的温度可以持续数小时,加上沙又是良好的绝缘体

我打算把鱼包在茶树叶子里,茶树叶子对玻里尼西亚人很重要,它能治病,抗老化,长久保存,更重要的是,它能留住水分,增添鱼肉风味。

这是蒸包的中间部分,现在绑住其中一端,可以放进烤窑了,我在烧窑底部铺上了一些叶子,放进蒸包,再盖上叶子,接下来就等着吃了,烤熟大约要一小时,我等不及了,趁着正在烤鱼,我要从椰肉榨出一些椰子油,减少阳光和海水对皮肤的伤害,我要把椰肉捣碎,榨出椰子油,我没办法捣得像防晒乳一样均匀,我只想捣出椰子油,我要用椰子油,减少海水发炎和阳光对皮肤的伤害,现在只要取一点在手里揉搓,然后抹在皮肤上,你会看到椰子油渗出来,它会保护皮肤。

鱼应该熟了,好了,鱼眼已经凸出来了,不知道你看不看得到我抽一条出来,鱼眼已经凸出来了,表示鱼熟了,这些小鱼可以整条吞下肚,味道一定很棒,我可以在这里住一辈子,住处,食物和饮料我都有了。

但我一直想尝试一件事,建造海上竹筏,古玻里尼西亚人曾驾这种独木舟航行数百哩,这种中间挖空的独木舟,但他们若想航行到更远处,就会在船边添加舷外撑架,就像这样它能提高船只的稳定性,但我没有时间和工具建造如此精巧的独木舟,但我有绝佳的资源,大量的竹子和大量的绳索,我可以建造双体船,拥有双船身的竹筏,虽然简单得多,但同样平稳,我可以搭乘它离开这座岛屿。

数千年来,竹子深受航海家偏爱,因为它强韧又有浮力,各个竹节之间有气穴,甚至竹子本身也有小气室,我必须在底部生火才能弄倒竹子,我不可能把它砍倒,光靠这把刀子,我得砍上一辈子,但生火前,我得刺穿一个气室,因为密封的竹节内满是空气,如果不刺穿气室就生火,空气温度升高后可能会炸开,我必须用刀尖刺穿竹子,释出内部压力。

竹子实在是太坚韧了,但我己刺穿它的外壳,这样应该能释出内部湿力,我用椰子壳带了营火苗来生火,火苗还在烧,看到火光了,再加上一些乾枯的枝叶,我差点把火弄熄了,我可没办法再走半哩路穿越丛林回去取火,太好了,我用大量的香蕉树纤维将他们系在一起,这个类似双体船的简易设计能提高竹筏的稳定性,并让我有空间储放粮食,我等不及要让它下水,甲板要有足够的强度和韧性,抵挡强劲的狂涛涌浪,并让我浮在水面上,保持乾爽,由于新船会有相当的重量,我在船底放置滚轮让它便于下水。

现在我需要一张帆,没有帆的船只只能随波逐流,整艘竹筏我只对做船帆一窍不通,我要做个船帆但我毫无经验,老实说.我不确定这个帆能否发挥作用,我淮备把椰叶编织成帆,然后用木架支撑它巩固整个结构,或许那个要穿过底层,摆上几根木头.然后全部扎牢,这或许行得通,但我不知道它是否能承受太平洋加诸的考验,我决定探查一下海况。

看来不妙,信风若不缓和我根本离不开这座岛,你瞧这湍急四窜的激流,连在岸上都会望而却步,放眼所及尽是这番景象,再好的竹筏也难顺利突围,我必须等风势减缓,突然我发现水里有个瓶子,它或许能救我一命,要是我能设法拿到瓶子,情况就大有转机,但下水谈何容易,这种巨浪会夺人性命。

最近有个家庭在岩架上观浪而遭大浪卷走,两夫妻溺毙,但11岁的儿子被海水冲上岩石,因而被救生员救起,海浪通常有固定形态,一波七浪,浪势逐步增强,要是我有足够耐心观察波浪形态,我就能避开最大的浪。

瓶子己漂进较平静的水域,我淮备碰碰运气,瓶子可以贮存宝贵的饮水,现在该回到我的避难海滩,完成竹筏的收尾工作,在汪洋大海中,我必须能控制竹筏,因此我用朱槿做了一把简易船桨,我用纤维扎牢船桨,它是桨也是舵,虽然过程艰辛缓慢,但是值得,我可不想在海上随波逐流。

我的帆也开始成形了,编织同样是急不得的工作,能安静地坐着也是一种享受,太阳己下山.营火正烧着,我可以慢慢编织这张帆,但我开始觉得它能发挥作用,彷佛我每做一个动作就离家更近一步,一旦离开岛屿,我就可能遇上所有受困船员的萝魇,鲨鱼,它刚刚撞了竹筏。

次日早晨下起雨来,但我求之不得,正好可以洗去我一身海水,雨水比海水好多了,既然下雨了就要加以利用,我要尝试采集雨水,最佳办法是找来一片枯死的椰子树皮,把树皮放在沙上对淮大片树叶,雨水会沿着树叶流下注入树皮,这种情况大概只要几分钟就会在树皮注满雨水,送上一杯可口的淡水,这种热天每天至少要喝一品脱的水,我的瓶子只能供应5天份的水,真辛苦,但是我的帆已经就位,它也是我出海后的遮阳伞,太棒了。

我必须确定我有足够的食物,因为这么重的竹筏一旦下水,我绝对无法再把它拖上岸,我必须做足淮备,面对太平洋的挑战,除了水我还带了保护皮肤的椰子油,以及磨刀用的沙,如果看到船只,刀可以用来反射信号,我非常兴奋,我不会忘了这些日子,但我现在全心全意祈祷,竹筏能航行,这是关键的一刻。

如果你不确信竹筏能够漂浮,就要迅速弃船游回岸上,但这艘玻里尼西亚船还算平稳,我出海了,风势比前几天小得多,我一直在注意风势,信风已经停息,这是我在等待的好时机,我只希望这种天气能再持续一会,汹涌浪潮会重创竹筏,希望天气能持续风平浪静,但目前最先发难的是太阳。

好热.这面帆帮我挡住一些阳光,但此刻我最担心的是打在身上的海水,它让我的皮肤愈来愈乾燥,所以我淮备了椰子油,现在该抹点椰子油在身上,阻绝海水的摩擦,大热天最快的消暑方法,就是每隔几小时下水清凉一下,但切记要在身上系条绳索,我们已经听过太多故事,诉说孤单的生还者漂离竹筏。

水里的生物逼得我迅速上船,我应该在跳水前先行确认,幸好我命大,还能活着出水,通常鲨鱼会浮在水面露出背鳍,但这些鲨鱼藏在水面下我下水前根本不知道牠们在附近,你下水游泳时不要脱掉衣服和鞋子,根据统计,大批人群在海里时,先被攻击的通常是没穿衣服的人,因为皮肤反射曰光会让鲨鱼误认成其他鱼类。

瞧瞧这家伙,你瞧,鼬鲨的攻击力属鲨鱼之最,你看这只鲨鱼,如果你在水里受到攻击,最好大声喊,拍打水面,反击鲨鱼最脆弱的鼻子或鱼鳃,这是受困海上的人最害怕的场面,实在很难保持冷静。

我搭乘自制竹筏离开岛屿,示范如何在海上求生,但我现存面临许多受困水手的萝魇,牠刚刚撞了竹筏,希望这些嗜血猛兽赶快离开,你瞧.你瞧,你瞧,撇开大白鲨不谈,鼬鲨是夺走最多人命的鲨鱼,天啊,情况不妙,但牠们随即感到厌烦而离去,我不禁怀疑如何有人能在汪洋大海中漂流数周,需要有意志力和决心,才能持续怀抱希望,因此千万要让自己保持忙碌,尽力找寻更多饮水和食物。

钓鱼时间到了,我在岛上抓的鱼有一条烧焦拿来做成鱼钩,再加上鱼饵朱槿纤维做成的钓线,还有竹子钓竿,保佑我钓到鱼,只要躺下来等鱼上钩,这里有动静了,来看看钓到什么东西,这是刺尾鲷非常凶恶的小畜牲,原因显而易见鱼鳍从头到尾都很锋利,一排像小刀,一排像刀片,鱼鳍之锋利让人稍有不慎就会划破血管,我现在要把鱼切开,你可以看到它的背脊,我要吸食背脊的汁液,味道不怎么样,但总比挨饿好。

我听过最离奇的海上求生故事,遇难者是贝里斯夫妇,他们的游艇被鲸鱼撞上,两人在救生艇上漂流了100多天,靠吃生海龟,海鸟和鱼维生,他们仅有几枚安全别针和双手,最后被一艘小鱼船救起,但他们的衣服己残破不堪,两人身上尽是严重晒伤和溃疡,但他们活了下来。

现在温度超过华氏100度,再加上海水反射日光更觉酷热,没有遮蔽物,我可能会中暑,太平洋是一片浩瀚汪洋,但航道上也不乏来往船只,然而船只不太可能先看到你,除非你能引起他们注意,那里有船,我们相距大约4、5哩,等它浮上浪头就能看到船顶,但真的有船,我要用沙磨刀,让它变亮,用来打信号,这种信号在10哩外也清晰可见。

有个男子曾经向100多哩外的人求救成功,就是利用这种反射方法,只要用手指摆出胜利手势,让刀身在阳光下闪烁,对淮目标上下挥动,努力祈祷甲板上有人在看,那里真的有船,虽然求生过程看似平静,但远比我想像中困难,我深刻体验到大海的冷酷无情,也对海上生还者的勇气深感钦佩,若非亲身涉险实在很难体会个中滋味,但我终于可以回家了。

© Copyright 2015 提示:如果你喜欢贝爷网,请及时收藏本页或者分享给他人~

快捷导航

返回顶部